曹鑒燎和很多開發商關係很深,當時是為了投資發展,他們彼此需要。但作為官員,如果把握不了底線,自己也要去分享土地升值和房地產開發的盛宴,那就一定會出問題
  張梁 江一葦
  2013年12月19日晚,高樓矗立的廣州珠江新城突然響起了鞭炮聲。
  鞭炮聲來自黃埔大道邊已經拆了一半的冼村,蝸居在這個繁華都市圈裡,由多棟密密麻麻的“握手樓”堆積成一片獨特的城中村。一些房子已經被拆成一片廢墟和瓦礫,另外一些房頂上高高地插著五星紅旗,依然有人居住。眾多冼村的村民笑逐顏開,互相道賀:“曹鑒燎終於被抓了!”同一時間,《第一財經日報》記者在一路之隔的天河區獵德村,看到村民們正在村頭的祠堂擺宴席慶祝。
  當天下午,廣東省紀委宣佈,經中共廣東省委批准,廣東省紀委對廣州市副市長、增城市委書記曹鑒燎涉嫌嚴重違紀問題立案調查。
  經過半年多的調查,2014年7月11日下午,廣東省紀委南粵清風網正式公佈稱:經查,曹鑒燎在廣州市天河區、海珠區和增城市任職期間,利用職務上的便利,為他人謀取利益,先後多次收受他人賄賂,數額特別巨大;違反社會主義道德,與多名女性通姦。
  經廣東省紀委常委會議審議並報廣東省委批准,決定給予曹鑒燎開除黨籍,由廣東省監察廳報廣東省人民政府審批開除其公職;其涉嫌違法犯罪問題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。
  “有功之臣”
  1955年生的曹鑒燎,是廣州本地人氏,1970年代中後期在廣州市郊區人和公社黨委做基層工作,長達十年。
  1985年起,曹進入廣州市天河區黨工委工作,1985年11月後到天河區沙河區公所任黨委代書記、書記,1987年1月後任沙河鎮黨委書記,1995年5月後任天河區委常委兼沙河鎮黨委書記、鎮長。1996年4月,曹鑒燎離開沙河鎮,任天河區委常委、副區長,此後升任區長、區委書記等要職。
  升任天河區領導之前,曹鑒燎在沙河鎮多年當一把手,沙河鎮當時管轄楊箕、冼村、獵德、車陂等眾多村莊和大片農田。這些地方今天基本屬於天河區行政轄區,曹鑒燎一手主導了其中多個城中村的土地轉讓和城中村改造工作。有瞭解情況的政府官員告訴《第一財經日報》記者,曹一方面與城中村的村官們關係密切“稱兄道弟”,一方面又與很多開發商“勾肩搭背”。
  過去的20多年間,廣州市城市發展由老城區向東部天河新城區拓展,冼村、獵德、車陂等過往眾多村莊所在區域逐漸成為廣州市的中心城區,而冼村、獵德所在地更是成為寸土寸金的珠江新城CBD區域。
  有曾與曹鑒燎共事過的天河區幹部告訴本報記者,曹鑒燎曾被認為是天河發展的“有功之臣”。他在天河區任職期間,很有朝氣和魄力,工作敢闖敢試。
  得益於城市化的發展機遇,天河區的經濟一直快速發展,截止到2013年底,天河區GDP已經達到2782億元,連續7年居廣州市首位,這個數字甚至可以超越寧夏、西藏、青海。天河區的經濟起飛,也成就了曹鑒燎的政壇發達之路。2006年,曹鑒燎出任廣州市委副秘書長,2007年出任廣州市副市長,2011年後又出任增城市委書記。
  控制土地漁利
  1998年,曹鑒燎任天河區區長期間,適逢珠江新城建立留用地制度。曹鑒燎利用職務之便,將坐落於此的一些村裡地塊“控制起來”。
  以獵德村為例,該村原有留用地面積約為500畝,共計38個地塊。爾後,這些地塊幾經調整,從38塊降至18塊,之後再調換成現今的6塊。有獵德村民告訴本報記者,這其中真正屬於獵德村村民的僅有2塊。“500多畝地就這樣被他們倒騰得幾乎沒有了,村幹部從來沒有向村民公開過這些事情。”一些村民表示。
  曹鑒燎與不少開發商關係密切,併在珠江新城的拿地過程中配合“默契”。彼時,珠江新城商業氛圍並不濃厚。一位知情人士告訴《第一財經日報》記者,曹鑒燎當時要求開發商拖延動工時間,等待價格漲起來的時候再開發。在曹鑒燎落馬後,一些跟曹關係密切的開發商老闆紛紛出境避禍。
  曹鑒燎的一些親屬也被指涉足珠江新城的房地產開發。一位珠江新城的原住村民告訴本報記者,“珠江公園對面的一個房地產項目”最早就是由曹鑒燎親屬開發,曹鑒燎早年任沙河鎮鎮長時,以低價買下該地塊。該項目位於珠江新城CBD核心地段,不久前竣工,其均價飆升至五六萬元/平方米。不過,根據該樓盤開發商的公開資料,本報記者未能核實該房地產項目與曹鑒燎親屬的直接關聯。而知情人士則指出,其親屬已經中途將地塊轉出。
  充當保護傘
  從2007年甚至更早以來,冼村、獵德等天河城中村對有關村集體財務不公開、村官把持村務、暗箱操作、勾結地產商貪墨自肥等問題的舉報,就一直沒有停止過。但相關問題卻一直得不到查處和解決。原因之一在於,曹鑒燎雖然2002年之後就調任海珠區委書記,但其作為當年的改革樣板,通過龐大的人脈網絡,仍能控制住局面。雖然如此,關於他的傳聞不斷流傳,比如說他是一些“村霸村官”的“保護傘”,並且深度參與其中的利益分配。
  多位獵德村村民告訴本報記者,曹鑒燎曾與廣州獵德村原村委書記李芳榮過從甚密。1997年,曹鑒燎擔任天河區沙河鎮鎮長一職之時,兩人便開始往來。而曹鑒燎與在冼村當了30多年黨支部書記的盧穗耕等人亦十分默契,此前有媒體披露稱,雙方與開發商有直接利益輸送和往來。
  李芳榮擔任獵德村村長、村委書記等職務近20年。2007年至2011年間,李芳榮主持了廣州市首個城中村整體改造項目。獵德村村民稱,李芳榮在村裡一手遮天,其他村幹部也都由李一手提拔,村中事務很少對村民公開。
  2011年之後,隨著廣州市城中村改造的推進,原來掩蓋起來的城中村的土地、財務、村務問題逐漸顯現,冼村、獵德等地村民多次公開向廣州市和廣東省反映存在的問題。紀委也加大了對有關村官腐敗問題的調查和處理。
  2012年國慶節期間,李芳榮請假赴加拿大就醫,隨後“失蹤”一年多,其間曾從境外寄回診療證明並提交辭職申請,一度引起各種猜測。當時,廣州市紀委發言人稱:“從目前瞭解的情況,未發現李芳榮涉及貪腐問題,李芳榮只是因個人身體原因到境外就醫。”
  但獵德村一位舉報曹鑒燎和李芳榮多年的人士告訴《第一財經日報》記者:“是曹鑒燎建議李芳榮跑的,讓他從雲南走,不要從廣東走。”
  2013年3月,在冼村當了30多年黨支部書記的盧穗耕被免職後,立即帶著家人“潛逃”出國。在此之前,他和妻子均獲得了澳大利亞國籍,在那裡購置了大量物業,並且將財產轉移出去。盧穗耕出逃後,其小舅子冼章銘接任冼村經濟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,侄子盧佑醒任冼村副書記,副總經理是其外甥陳健強,副經理是其侄兒盧炳燦等。
  幾個月後,冼章銘等4人在內的冼村村幹部集體落馬,紀委初步調查發現,冼村至少有40多畝集體留用地的安排存在嚴重問題,造成村集體土地資產流失。同時,大量冼村集體物業處於廣州珠江新城CBD的優質地段中,但是物業租金、租期以及承租人等都有嚴重貓膩。
  2013年下半年,中央第八巡視組進駐廣東,冼村、獵德等地村民多次大張旗鼓向中央巡視組反映情況,舉報曹鑒燎與村官勾結的多項違法違紀行為。其後,有關舉報材料被轉交給廣東省紀委,隨後不久,曹鑒燎被正式立案調查。
  一位長期研究廣東城市化的學者對本報記者說:“有土斯有財,很多地方是靠土地開發得到發展的,城鎮化是經濟增長的巨大動力。曹鑒燎和很多開發商關係很深,也不能說都不對,當時是為了投資發展,他們彼此需要。但是,作為官員,如果把握不了底線,自己也要搞‘產權改革’,去分享土地升值和房地產開發的盛宴,那就一定會出問題,就是有土斯有災了。”
(原標題:曹鑒燎落馬記)
(編輯:SN146)
創作者介紹

0941

xo95xodi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